中國時報【管婺媛╱特稿】

在蔡英文強烈宣示之下,「改革」已成為本屆新國會最鮮明的標誌,民進黨終於如願攻下山頭,完成史上國會政黨輪替的第一役。未來民進黨在扁朝時,朝小野大、未完全執政的藉口已不在,小英得一肩扛起國家重擔,落實民進黨揭櫫的年金改革、朝野和解、世代正義等目標,全民不僅期待,更瞪大眼盯著驗收。

昨日蘇嘉全就職時對新國會做出三項重大宣示,一是人民的國會,要終結政黨惡鬥、超越黨派;二是開放的國會,將立院協商往公開、透明、民主方式推進;三是專業的國會,落實委員會中心主義,提升立法效率與幕僚培訓。

蘇的宣示洋洋灑灑,看似極具進步意識,也符合民意風向,但現實是,每項目標都環環相扣,牽一髮而動全身,若偏重某項目,或是改革步伐有先有後,則可能讓國會改革工程失去平衡。

例如,終結政黨惡鬥、超越黨派,就很可能與立法效率產生衝突。過去藍綠在重大爭議政策上始終意見相左,如新會期將面對的修憲、下修公投門檻、服貿貨貿等議題,政黨之間必定存在著基本意識形態上的歧見,屆時若要以和解的協商方式進行,拋棄傳統表決方式解決膠著局面,則必定加長立法、修法時程,甚至讓重大政策一再延宕。

再者,蘇強調立院協商公開透明,甚至要推動民眾用網路連署方式建議重大法案,則多少違背我國代議式民主制度精神。一來立委本就是由選民一票一票選出的代議士,背負選民期待、對選民負責,一旦開放民眾「直接民主」、直接連署提案,則蘇口中「與民意無時差、零距離的國會」,難保不會因為立委在意民意動向優於理性立法,讓國會流於「民粹的國會」。

另外,最值得關注的是新國會的新朝野協商制度。過去「王柯體制」因多閉門進行,招致「黑箱」批評,但這卻是多年來維繫國會運作、推動法案進度的重要制度之一,也是小黨們能在國會佔有一席之地的生存之道;未來若要廢除或完全公開透明,則究竟要公開透明到何種程度,又能兼具立法效率,還需黨團們花不少時間磨合、溝通,也是新上任的國會龍頭最首要的重任之一。





2016年2月1日週一 台北標準時間下午7時09分

純金項鍊





韓國飾品

情人節卡片diy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fnf優惠愛分?

nb911jp1z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